近日,在國外社交網絡上風靡的“冰桶挑戰賽”傳遞到中國。央視主持人張泉靈完成SD記憶卡挑戰後,點名“國家衛計委”接受挑戰。約40分鐘後,國家衛計委官方微博“健康中國”回應稱,為支持冰桶挑戰活動,呼籲關註罕見病朋友,國家衛計委宣傳司司長、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個人向罕見病中心瓷娃娃捐款。(8月21日《新京報》)
  相比名人明星的參與,衛計委此番的快速回應,以及毛群安的捐款行為,在網絡上收穫了更多的掌聲。誠如租辦公室張泉靈事後在長微博中所言:“這樣的反應速度和態度在部委中是罕見的。”然而,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來看,公眾對於衛計委和毛群安的贊譽,其實也透露著對其他政府部門麻木、冷感的無奈與不滿。
  眾所周知,隨著“冰桶挑戰”在全球的快速走火,不僅普通民眾、明星大腕參與熱情高漲,各國的政治人物也不甘示弱,紛紛加入到這股慈善浪潮中。最新的消息是,香買屋港特首梁振英也表示,將以捐款方式支持活動,向香港肌健協會捐出1萬港元,並向美國ALS基金會捐出100美元。但反觀內地,相比民間的熱情如火,各級政府和官員對於這一公益活動卻反應冷淡,除了衛計委和毛群安,至今未見有其他哪個機構或官員個人參與其中。
  我非常贊同張泉靈微博里的一句話,她說,“對罕見病患者最根本的幫助力量在政府手裡,這是她點名‘衛計委’的主要原因”。的確,相比發達國家,中國的民間慈善組織還處於草創階段,力量還非常薄弱,還不足以單獨扛起某一領域的幫扶重任。無論是“瓷娃娃”罕見病關愛中心還是別的什麼公益組織,他們的作用更多的在於喚起公眾輿論,特別是相關職能部門對於特定弱勢群體的關註外接式硬碟,進而通過民間、政府互動的形式推動某項工作的前進,應該說,這是現階段最符合中國國情的慈善模式。
  事實上,這方面我們已經有很好的成功典範,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免費午餐”計劃。必須承認,要不是鄧飛等人的發起,恐怕沒有多少人會關註貧困地區學生的午餐和營養問題;同樣的,要不是政府的主動接棒,沒有中央財政每160多億元的撥款支持,這個慈善項目或許至今還停留在情趣用品一幫熱心人士小打小鬧的階段。難怪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會感慨,“對‘免費午餐’而言,它是一個奇跡;對當下社會而言,這是民間與政府良性互動的範例。”
  但不得不說的是,像“免費午餐”這樣的成功案例在當今中國還是太少了。大多數情況下,對於民間的慈善努力,政府官員要麼不聞不問,要麼你乾你的、我忙我的。這方面,最為人們所詬病的莫過於紅會了,它的封閉特性,它的官僚習氣,它的高高在上,不僅令官辦慈善效率低下,也影響到社會整個慈善局面的打開,以及民眾參與慈善的信心與熱情。
  這種情況下,衛計委和毛群安對於張泉靈挑戰的快速回應,便顯得難能可貴。事實上,更多官員參與到民間慈善的隊伍中,不僅有助於公益事業本身的發展,對於改變官員形象、拉近官民距離、推動國家的政治文明進步也有著積極的正面意義。作為“人民公僕”,何樂而不為呢?
  文/王垚烽  (原標題:公益中國需要更多“毛群安們”的參與)
創作者介紹

xxnlrjkgej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